LARK

偶而会发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=ω=

小文儿

  天色有些暗了。

  满天都是飘荡着的云,没魂儿似的模样,被风携着转了几遭,拖着斜长的云尾挂在天幕上。我微微眯起眼睛,直到眼里的云被揉成一团团的兀自旋转起来,才停下这奶奶常常唠叨要“折腾瞎眼”的毛病。
 
拽在手里的栏杆要瞧不清了,眼不知是何时垂下,望着手背和被它的伙计汗湿了的栏杆,手心像是要生出根,一点点,一点点地渗进那栏杆里,“它很兴奋呀”连着手指的关节都微微颤抖起来,那样紧紧地攥着,我也渐渐摸不清了,到底是我要生根,还是栏杆要扎根于我,仿佛是很快的,我又笑起来,“我那般的小 它怎会愿意在这儿扎根呢 ”
 
  只是自作多情罢了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