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RK

偶而会发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=ω=

小文儿

  天色有些暗了。

  满天都是飘荡着的云,没魂儿似的模样,被风携着转了几遭,拖着斜长的云尾挂在天幕上。我微微眯起眼睛,直到眼里的云被揉成一团团的兀自旋转起来,才停下这奶奶常常唠叨要“折腾瞎眼”的毛病。
 
拽在手里的栏杆要瞧不清了,眼不知是何时垂下,望着手背和被它的伙计汗湿了的栏杆,手心像是要生出根,一点点,一点点地渗进那栏杆里,“它很兴奋呀”连着手指的关节都微微颤抖起来,那样紧紧地攥着,我也渐渐摸不清了,到底是我要生根,还是栏杆要扎根于我,仿佛是很快的,我又笑起来,“我那般的小 它怎会愿意在这儿扎根呢 ”
 
  只是自作多情罢了

yuzu的叙一(ღ˘⌣˘ღ)

昨晚在群里开的第一次破车😄

微微多喝了点酒,yuzu就有些昏昏沉沉的模样了,靠后静静地倚在椅背上,浅浅的呼吸着。
你轻笑着责怪他的酒量,他也未像平日里一般与你对着摆出话唠的架势,只是抬眼直直地望着你,那般的模样,竟也惹得你不好意思起来。脸是不是有些发烫?你也顾不及这些了,向好友请示过后便牵着他的手先往外边走去。
外边的天气依旧静静地凉着,路灯那淡淡的光衬着周围都有些寂静,淡淡的路面 淡淡行人的背影。
你稍握紧了他的手,便是心有处安放了似的平和下来,牵着他,那醉了酒的他,像是个孩子慢慢跟着,没有言语,两个人, 一双相握着的手,被那光照着,走向那温暖家的地方
钥匙转动,伴随着门锁打开的声音,你牵着他回进了家门,慢慢地脱了鞋,伸手想要把正愣愣站着的他的围巾接下,却看见他依旧安安静静地望着你,笑道“不要这样看着我呀,自己倒是解一下围巾,你看看自己是怎么给戴上……”剩下的的话却是被他啄进了嘴里,你看着他靠得如此之近的脸,被那灯光映照着的瞳孔,视线便悄然变得模糊了
yuzu的吻印在嘴唇上,是那么的轻,仿佛是即刻便要消逝似的,你尚轻声地呜咽,便被撬开了牙关,舌尖相互轻轻交碰,像是要失了魂一般,明明原先还是人畜无害似的的模样,但此刻却轻按你的后颈,好让你靠得更近些,将口中一丝一毫的空气悉数夺走。
说实话好像真的算不得车了啊😂